《那时候,我只剩下勇敢》:空虚麻痺、彻底烂掉的人生,该如何挽

雪儿的自我和解之旅

有时候,人生就是会幽你一默,让你走到万物皆空的处境;没有亲人关係、没有爱恋伴侣、没有事业目标,感受不到任何存在的意义。

你一无所有,只剩下烂命一条。

这样的状态下,你会为你的生命选择什幺?下一步,你该往哪里去?

《那时候,我只剩下勇敢》中,雪儿.史崔丧母、吸毒、性滥交,并且离婚。世上最爱的人(母亲)死去,而世界上最爱她的人(丈夫)也放弃她,与她结束婚姻关係。

《那时候,我只剩下勇敢》:空虚麻痺、彻底烂掉的人生,该如何挽

她几乎失去一切。如果连勇敢也没了,就真的是万物皆空了。

雪儿自幼长期目睹父亲酗酒及家庭暴力,在年纪尚小的时候,与母亲和弟弟一起逃离了父亲。之后的生活,与母亲有无法分割的情感牵繫,像是为保护母亲而活,又像是依赖着母亲而活。

随着突然得知母亲患病,在很短时间内就面临了死别,她和弟弟的情绪都经历了过重的悲痛,导致崩溃,也无法面对关係中的彼此,而渐行渐远,不再联繫。

爱的失落和亲情的消失,让雪儿不得不在海洛因及和陌生男人的寻欢中寻求片刻慰藉,直到自己的婚姻瓦解、真正爱她的伴侣也必须离去,她才惊醒。

她年仅二十六岁,生命已陷入黑暗漩涡,在毁灭边缘。痛定思痛的她,揹起沉重行囊,毅然踏上一趟长达一千英哩的遥远旅途。沿着美丽又残酷的太平洋屋脊步道,她一步一步尝尽了孤独的滋味,也终于面对自己内在那些深层的痛楚和罪疚,经验她自己生命的重生,彷彿众神都在为她祝福。

雪儿.史崔内心最深层的痛是什幺,让她几乎将自己的人生全毁?

她的痛,在于她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精神支柱——这个她原本有些瞧不起的母亲,却丝毫不觉自己其实是多幺依赖她、需要她。

过去的雪儿,因为目睹母亲被家暴的经验,而产生了自我防卫,性格里有着一股逞强的骄傲,总是认为母亲的人生做了许多「坏选择」。在母亲离世之后,她才看见自己的无知和软弱,她是多幺需要母亲给予的爱和保护,才能有不同的人生机会。没有了母亲,她体会到的所有支持与爱全然消失,再也无法感受到。

于是她麻痺自己、放弃自己,让自己像个动物般活着,只求迴避痛苦,不要感觉到痛苦。性、毒品、酒精都成为她逃避痛苦的依赖品,也为她带来一塌糊涂的人生,一个无可救药的自己⋯⋯。

如果这是你的人生,你打算从哪里再开始?你会相信还有机会重生、还有机会重新见到一个可爱的自己吗?

或是,你会觉得自己烂透了,对自己失望透顶,而把所有可能再挽救自己的机会,都放弃掉?

生命不可承受之重来临时,那就是人生的苦难。难以承受之重,以千万种形式存在。每一份苦难及失落的发生,都让我们不得不瞥见自己的软弱、不堪、无助,及恐惧。

我们在过程中也不得不翻搅出关係中积累已久的爱恨情仇,那些複杂到难以说清楚究竟是什幺的经验。

雪儿花了非常多时间彻底报废自己的生命。她所用来麻痺自己的方法:性滥交、毒品、酒精都是错误的依赖,然而,之所以依赖这些会上瘾的物质,或是和陌生人进行性交,都显示了她内在的空虚和痛苦。

失去了她内在的安全堡垒——母亲的爱时,她还不够有力量承接住自己的生命重量。她还没有準备好真正长大。她不敢相信,母亲怎幺可以说离开这个世界就离开?母亲怎幺可以就这样不告而别,丢下了她?

内在的痛苦和崩溃,使得雪儿的人生崩塌,彷彿被从这个世界的轨道抛出,再也找不到认同的规则和秩序。母亲过去用尽生命给予的保护和支援,成了令她痛不欲生的抛弃。

这一份痛苦,让雪儿拒绝再感受爱、信任爱。她不想再跟任何人有情感牵扯,所以远离了自己的人生伴侣,转向没有情感交流的陌生人,以性交的快感来麻痺需要爱的心灵。

直到她的伴侣终于也离开她,而她不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小孩是谁的⋯⋯她才猛然惊觉自己是如何糟蹋自己。她想要重新开始;她想找回母亲所爱的那个女儿,她想找回一个「可爱」的自己。

于是,她踏上了太平洋屋脊步道,这是她的生命唯一剩下的——勇气,让她开启与自己和解的道路。

一路上的寂静和全然的孤独,总让雪儿必须诚实面对自己,也免不了回想起许多与母亲之间的对话和互动。她缓缓回看,偶尔心惊、偶尔悲痛、偶尔懊悔,偶尔感受到遗憾和罪疚⋯⋯但直到完成艰难的孤独旅程后,她终于承认了,她对母亲的爱和思念,也终于重新拥抱了情感,和自己。

诚实地见到所有的自己,诚实地承认自己的光明和黑暗,诚实地拥抱自己的脆弱和勇气。若不是生命过往的所有经历,也不会有一个领会、接纳、重生的自己。

蜕变,是经历过长时间黑暗的蛰伏之后,卸下过往的沉重而不再适合存在的旧我,给予自己一个崭新的生命型态,打开心,飞向未知却充满爱的世界。

幸?不幸?独特遭逢不正是让我们通透人生?

当你遇到人生的绝境,你会相信自己还能绝处逢生吗?

当你只剩下你自己时,你还会再一次拥抱生命,趋向爱?

人生里,除了死亡,你所看见的绝境,真的是绝境吗?还是绝境给了我们彻底重来的机会?

我们可能太害怕自己无能承担,恐惧那份未知及不确定里,有太多难以想像的困难和艰辛;不知道只有自己独活的情况下,生命会活成什幺样⋯⋯。

所谓的绝境,正是他人未曾踏上过的路。这条路,要由你自己独行,由你开创。而最艰难的,是诚实面对所有走过的历程,面对每个面貌的自己;不论是优美的或是丑陋的、高雅的或是难堪的,是大无畏的,还是胆怯无知的自己。

当你走上这一段前所未有的旅路,你要留意,这是一段寻回你自己的旅程,充满艰难、挑战、辛苦,及许多潜伏的危险。考验的,不只是你的韧性及毅力,还有你如何把自己救赎回来、拥抱回来。

一路上越是孤独,越是为了让你真正面对自己。

我们势必要面对,如何坚持完成属于自己的旅程?如何信任自己可以存活下来?如何辨识前来的是友还是敌?又如何与自己并肩同行,不背叛、不抛弃、不再切割与断裂?

过程中你会渐渐懂得:坦然面对自己的心碎,是勇敢;接受自己的一无所有,是勇敢;在绝望中坚持下去,是勇敢;决定原谅自己,是勇敢;正视自己内心的恐惧,是勇敢;找回一个被爱的自己,爱回一个真实的自己,是勇敢。

真实的人生中,幸与不幸不是截然对立的分野,也不是截然断裂的存在。幸与不幸,在我们的人生里相连接、循环。从幸中,经历了不幸;又从不幸中,感受到庆幸。

没有人是绝对地幸,或绝对地不幸。我们所经历的「独特遭逢」,不正是让我们通透了可以觉醒、能够领会的意义后,让我们更涵纳人生的真实,并且明白人生里真正珍贵的是什幺?

愿你在你的人生里,以勇敢,爱回自己,以爱,继续拥抱生命。

相关书摘 ►《爱.慕》:老后的相伴,无已解脱的绝望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敬那些痛着的心》,究竟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苏绚慧

每一种痛,都有一个破碎的自己,破灭的幻想。温柔的疗癒天后苏绚慧,亲笔写下鼓励与祝福,以理解的心,陪伴你走出生命中的痛,走向疗癒与重生。

每一种痛,都有一个破碎的自己,破灭的幻想。身处生命的苦痛中,每一步都无比艰辛。但只要还有力量愿意走下一步,一步一步、一步一步,就能走过最难的时刻,最暗的历程。这是真实活过的体会,是生命实实在在获得的勋章。直到走到人生谢幕时,我们可以如实以自己为荣耀。

我透过这些影片的人物、情节,来谈人生的痛,生命的伤。我始终相信,我们生命的方向,不是要受这些苦痛伤害,而是要让我们真正学会疗癒,为自己的生命疗伤止痛。让自己的生命来得及成全自己所要的幸福。

《那时候,我只剩下勇敢》:空虚麻痺、彻底烂掉的人生,该如何挽
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