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请人数常超出预订 施赠抢登记易失控

新春施赠活动登记门槛低,吸引不少贫困者甚至“贪小便宜”者参与,为了抢获机会,往往就上演互不相让争霸头位的戏码,是导致登记场面失控的主因!

百善孝为先,新春布施是我国传统美德,因此每年农历新年前,不少地方领袖、商贩或慈善团体,都会秉持回馈社会,打造爱心社会的前提,公开布施给年长者或是弱势群体。


尽管主办方都有丰富经验去应付群众同天上门登记的状况,但在小撮人插位、推人的情况下,往往让在场驻守的义工或志愿警卫团难以招架,进而引发推人、争位、抢号码的混乱场景。

申请人数常超出预订 施赠抢登记易失控 举办派发福品的单位都会设下规则及秩序,避免发生不愉快事件。(档案照)

昨早在吉隆坡半山芭ICC PUDU举行的2019年新春慈善乐龄聚餐活动,就不幸发生长者抢登记,造成5长者不支晕到,其中两人更当场离世的悲剧。

较早时,巴生新镇州议员拿督邓章钦本月中举办的“走!一起去购物!”,派发100令吉购物礼券予贫困人士活动,同样是重演2015年的失控场面。

当时近千人出席这项活动以抢争400份礼券,导致活动险遭腰斩,庆幸邓章钦后来警告劝导,才成功安抚人群,控制混乱场面。

《》记者针对这些施赠贫老活动出现多人争抢的问题抽样访问,据了解,主办方一般只设限年龄及以弱势群,如残疾者、单亲妈妈为对象,只要呈上身分证符合年龄及处境让人同情,即可获得大会接纳及派发红包、米粮等,直至号码牌派完为止。


不严审申请者背景

受访主办方指出,申请人数众多,加上有者非来自当地,有者自称为可怜人,叫他们也难以逐一沿户拜访,加上是诚心施赠,所以都不会过于严审申请者的背景。

他们坦言,每年主办新春布施,申请人数往往超出预订人数至少一倍,为免让迟到者抱怨及避免混乱,大会会提前通知登记日期,安排人手当天驻守,并以分配号码为准,一旦派完号码牌就不再接纳后来申请者。

不少单位也安排义工及志愿警卫队驻守及劝后来者离开。不过由于登记的门槛低,有很多人担心领不到牌子而往往在登记日前,就已经提前数小时到门口排队等待。

申请人数常超出预订 施赠抢登记易失控 很多社团组织或商家自发性举办派发福品活动。(档案照)

难调查申请者背景

贪便宜者鱼目混珠

新春布施活动不乏一些家境许可者鱼目混珠,纯为“好处”而来的贪便宜者,甚至结伴同行。

有主办方透露,虽布施活动以贫穷长者或弱势群为服务对象,但难一一调查申请者背景,加上大会以慈善为前提,不会过于挑剔申请者身分。

但这样一来却造成贪小便宜者会在新春期前留意新闻,查看哪里有布施活动可申请,或和志同道合者结伴同行。

据了解,新春布施一般赠送白米、饼干、米粉、美禄或应节食品,每份介于30至50令吉之间;有的单位也会额外给一份红包,介于20至100令吉之间;或备丰富餐饮招待,以致有贪小便宜者想抢登记拿一份。

受访者坦言,非所有人贪小便宜,也有大部分是来自中下阶层的人士,家里穷得三餐不继,没有能力迎新春;因此在穷人担心拿不到,贪便宜者抢不到的情况,双方往往为抢占前头位而失和闹翻。

无论如何,他们表示不受到ICC PUDU两老妇抢登记送命的悲剧影响,会持续在来年举办新春布施,以便有平台获得社区商贩及热心人士的捐赠,帮助到真正的贫困者。

提前一个月开放申请——甲洞国会议员●林立迎

首次在今年举办新春派送红包活动,以协助有需要帮助者,并提前一个月开放让符合资格者提出申请,对象是66岁以上长者及弱势群体;由于登记时间充足,每天陆续有人到服务中心填写表格,并没有制造混乱。

出乎意料是截止后收到5000份申请,但服务中心原意是提供2000份,并通过内部小组审核及通知合格者到来领取。申请者各式各样,有许多是很贫穷及可悲的人士,也有小撮只是想拿点好处,从中可看到一种米养百种人。

好比有一人是驾宾士到来服务中心,因我们拒绝就生气的破口大骂。其实我们也很难去鉴定每个人的背景和需要,都是在能力可及范围提供协助或布施。

无论如何,由于这是我首次举办,会持续检讨及力求下次若再办时,加以改善整个申请程序;另外我也不受发生在ICC PUDU的悲剧影响,甚至考虑明年以更好的制度去展开新春布施活动。

申请人数常超出预订 施赠抢登记易失控 施赠活动登记若场面失控,将对长者的安全造成威胁。

安排入席免争抢——乌冷中小企公会副主席●陈秀玉

即使主办方已安排,但受惠的长者都会争先恐后,怕拿不到。我认为有者家庭经济不好,他们真的很需要;有的则因为贪念,即使家里经济没问题,还是争着要。

本会2年办一次新春午宴,至今已办了逾10年,今年有300人受惠,为免争先恐后的问题发生,我们都会安排巴士把受惠者载到宴会地点后,再安排他们10人一桌。

今年的红包是100令吉,礼品包括食品和日常用品,除了热心人士赞助,理事也自掏腰包。受惠者都经过过滤,我们会先家访,了解他们的经济状况,若不符合资格将被淘汰。

家访了解需求——巴生紫生阁妇女组主席●刘诗美

过去巴生在施赠贫老期间,曾发生多次“意外”,本阁同样曾遭遇类似混乱情况,经此事后,前阁长拿督蔡崇伟指示务必纠正问题,妇女组不再进行公开式的施赠贫老活动,而以更谨慎的审核方式进行处理。

我们会分组及进行家访,务必了解申请者的真正需要后,才批准申请;而且通过家访还可更清楚和了解有关申请者的需求,并提出进一步的援助包括辅导等,好让他们得到更完善的照顾。

一般上,施赠贫老若公开让年长者申请,往往就容易吸引“不需要”者前来凑热闹,包括三五成群来“讨红包”;甚至还有“领队”,以便向其他人提供信息及收取车马费之类。

我们相信类似的现象非常不健康,也反映人性贪婪一面,违反发扬孝道的宗旨,受到巴生华社团体关注,彼此也积极改善申请及审核的工作,相信这几年来,这歪风也逐渐减少了。

派发号码领取——芙蓉公市贩商公会会长●许礼叠

我们公会每年农历新年前都会举办孝亲敬老活动,今年已第十四届,今次我们将开放444个名额给年龄70岁或以上的老人家登记,让他们能领取福品和红包。

我们会分两次来进行活动,第一次是开放登记,申请者只需复印身分证就能完成登记,而且我们会派发号码给他们,无需争先恐后,当他们领取到号码,即代表他们肯定获得名额,稍后完成填写资料后就完成整个登记程序。

活动当天,我们聘请志愿警卫队成员维持秩序,我们备有椅子及舒适环境让老人家休息和等候领取福品。

注重登记活动秩序——派米结善缘发起人●宋赐全

我参与派米结善缘十余年,曾举办300人至万人规模的派米活动,都非常注重登记和活动当天的秩序,确保不会发生任何不愉快事件。

一般上,受惠者都是年长者,常出现混乱情况通常是在登记日,很多长者担心自己无法顺利登记,最终出现插队或不遵守秩序的现象;反而登记成功后,活动当天受惠者会遵守秩序,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肯定会得到福品。

其实,举办类似活动的人士无需对领取者或申请者的身分背景、收入甚至年龄有太严厉的要求,谁有权质疑某个人是否来自贫穷家庭;70岁或以上的长者领取福品后,内附的白米同样烹煮给全家人吃,为何要设下年龄限定?

联合报道:潘丽婷 、林海霞、林秀芳、郑德伟

联合报道:潘丽婷 、林海霞、林秀芳、郑德伟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