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写给18岁女儿的性爱信...贞操对一个女孩到底意味着什幺

我知道爱情是一个很私人的东西,只有当事人才能了解体会个中的滋味,在你的爱情故事中,我这个做母亲的只能算是个局外人,但我还是不得不告诉你一些道理,一些有关爱情和性的道理。

母亲写给18岁女儿的性爱信...贞操对一个女孩到底意味着什幺

孩子,随着你年龄的增长,你和父母之间好像越来越疏远了。周末回来后,你经常躲在自己的房间里,还在门口挂了个「请勿打扰」的纸牌。为这事儿,我和你爸也伤心过一阵子,觉得女儿长大了,就跟父母不贴心了。我们清楚地记得你读高中时,还那幺孩子气地搂着我的脖子撒娇,怎幺一转眼到了大学,就变化这幺大了呢?

你所在的大学离家不远,可有时候周末你也不回家,你说你有活动,你有事儿。看你越来越少地回家,看你对父母关心得越来越少,而对自己的服饰和化妆品关注得越来越多,我们就忍不住猜想,你是不是恋爱了?若是恋爱了你该快乐才是呀,可你的目光却是如此的忧郁。于是受你爸爸的委託,我约你到一间叫Loveyou forever的酒吧。

听到我说Love youforever时,你吃惊地瞪大了眼睛,像不认识似的看着我。我拍拍你的肩说:「女儿,你妈妈不像你想像得那幺老士。」你笑了,说:「原来你也很浪漫!」就这样,我们手拉着手来到那间叫Loveyou forever的酒吧。

在酒吧幽幽暗暗的灯光里,你告诉我说你恋爱了,可是没有恋爱对象。我不解。你说:「他有女朋友了,我们班那幺多男生,就他一个人有了女朋友。」「他女朋友是你班同学吗?」我问。你说:「不是,是他高中的同学。」

也许是怕我指责他什幺,因为你知道我不主张学生过早谈恋爱,你连忙替他解释道:「他是那幺优秀,他有女朋友是很正常的。如果我是他的高中同学,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追他的。」「那他知道你对他的爱吗?」我问。你摇头,然后你望着我说:「妈妈,帮我想个办法吧,我真的很爱他!」

面对你如此年轻如此忧郁的目光,我沉默了。你的手从桌子那端伸过来,握住了我的手,你说:「妈妈,我是真的爱他,我愿意为他做一切。」我询问地望着你,你肯定地点点头,说:「一切。」

我的头轰地一声炸开了,我的女儿是那幺温柔娴静,怎幺能说出这样的话来?我说:「也许你爱上他,仅仅是因为他有了女朋友。在你这样的年龄,喜欢挑战,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。」你激动地说:「不是的,妈妈你根本没有见过他,他长得很帅,也很酷,比刘德华还帅还酷。」

我问你酷是什幺意思,是冷的意思吗?你说:「虽然它是cool翻译过来的,可它不是冷的意思。」「那是什幺意思呢?」我追问。你咬着下唇,试图解释,但最终没想出合适的词。

我问:「是不是现代、时髦、另类的意思?」你说:「差不多吧,反正他与众不同。」「怎幺个不同法?」你边思考边回答我说:「他个儿很高,头髮很长,对,就像刘欢的头髮。而且他不苟言笑,独来独往,像个古代的侠客。」

我笑了,我笑的原因是我了解你就像了解我自己一样,我知道你是不会爱上那幺一个男孩子的,你充其量是对他好奇。你也沉默了,你低下头像是在专注地喝「红粉佳人」,其实我看出来了,你是在暗暗观察周围的人。

确信我们的谈话临桌的人听不到时,你把头向我这边探了过来,问:「妈妈,你婚前有过性经验吗?」我肯定地摇摇头。你轻咳一声,坐直身子。从你躲闪的目光,我看出你还有想问而又不敢问的问题。我说:「今天你别把我看成长辈,当成你的一个年长的朋友就行。」

你很快地扫了我一眼,我看出你在观察我。然后你用玻璃棒搅动着你面前的杯子,我看得出来你是在犹豫。我不说话,静静地等你开口。我知道我的任何一句话,都有可能将你的问题惊跑。

我们都默默地喝着杯中的饮料,空气中飘扬着桂花的香味,我知道那是咱们身上散发出来的。因为我们都喜欢桂花香型香水,你曾经问我为什幺喜欢桂花香,我答是因为这种香味持久,你说不对,是因为它能在空气中飞扬。

我们面前的玻璃杯都见了底,我招手欲喊服务生,你制止了我。你说:「妈妈,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,希望你能真诚地回答我。」然后你又补充道:「我希望你此刻也能忘掉我是你的女儿,把我当成你的朋友吧。」我郑重地点头。把你双手放到桌面上,向前探着身子,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我,目光中是坦蕩和真诚,没有躲闪。

你说:「妈妈,我想把他抢过来。我已经都想好了,我要找到他直接跟他说,我想他会爱上我的,只要我肯努力,我看过那女孩的照片,照片上的女孩没我漂亮,但比我性感。照片上的她穿着露脐装,衣服颜色很艳,从她的表情我判断她是那种很放得开的女孩。与她比起来,我的优势和劣势都是显而易见的。我想为了得到他从今以后我要做一些调整了。我……」

你又咬住下唇,不安地搓着双手,见我鼓励你说下去,你放鬆了自己,说:「我想他知道我的心事后,可能会要求跟我同居。妈妈你会支持我对吗?」

我挺了挺脊背,说真的,女儿,你的话让我浑身发冷。我们是书香门第,你的爸爸妈妈都是洁身自好的人,我们也是那幺教育你的,你怎幺能……可我咽下了要说的话,同时我控制了自己的表情。

你没有看出我内心的变化,继续着你的倾诉,你说:「如果我不争取一下,我想这一辈子我都会后悔的。哪怕是我付出了一切,仍旧没能打动他,或者没能留住他,我也不后悔,因为爱是奉献的而不是索取。我不知道妈妈你对性是怎幺看的,我觉得性应该是爱的伴生物,而不是婚姻的伴生物。有句话说有情人难成眷属,无情人终结连理。那幺多结婚的夫妻,他们都像你和爸爸那样相爱吗?也不一定,我知道贞操对一个女孩意味着什幺,可我想如果真正看重贞操,就应该把它奉献给自己真心爱的人。哪怕这人将来成不了丈夫,我想也不应该后悔。」说到这儿,你止住了话,然后又用那种羔羊般的纯洁、无辜、温顺而忧郁的目光望着我。

女儿,我不得不告诉你,你的目光刺伤了我,它让我觉得作为一个母亲是多幺失败。我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,我培养你教育你,只是想让你有一个好的未来。可你的目光告诉我,除了爱情,你什幺都不想要。而这爱情偏偏又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无能为力,我愿意替你承受一切负面的东西,但是有些东西还是必须由你本身独自去承担。

我知道爱情是一个很私人的东西,只有当事人才能了解体会个中的滋味,在你的爱情故事中,我这个做母亲的只能算是个局外人,但我还是不得不告诉你一些道理,一些有关爱情和性的道理。

不错,爱一个人就意味着奉献而不是索取。但是,什幺是真正的爱呢?我觉得真正的爱情不是单向的,而是双向的,爱一个人很幸福,但如果你爱的人不爱你,你的爱也许对他/她来说是负担,被爱也很幸福,但如果爱你的人不是你所爱的,那这幸福就是掺了水的酒,失去了原本应该有的香醇和浓度。

所以,托尔斯泰说:「被你爱的人所爱,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」如果你爱的人不是爱你,那幺你对他的奉献就应该是远离他,给他一个舒畅的空间;如果爱你的人你不爱,那就远离他,不要给他希望,免得他日后更加绝望。

如果你试图用性去吸引你所爱的人,如果你那人不爱你,如果不幸他又恰巧是个好色之徒,那你等于是给他一个佔有你,然后轻视你的机会,如果有幸他是个正人君子,那幺你的大胆奉献,会让他误以为你是个轻薄之人,他会对你退避三舍。

儘管现在各种媒体都在说太看重处女膜,是不人道也是不应该的,但是如果揪出那些男性作者们,问问他们娶妻是娶处女妻还是非处女妻,他们的回答就会让他们的言论不攻自破的。

我曾经参加过一个讨论会,会上的男人们都说女性应该从贞操问题中解脱出来,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,都不应该再去讲究什幺处女膜的问题了,这问题太迂腐。

当时有一位女性朋友问发表高论的那位专家:「假如您发现您的妻子,在您之前和别的异性发生过关係,您……」那位专家不等人家说完,就连忙摆手,说:「咱们现在是学术讨论,讨论的不是个案。」转向大家,他尴尬地笑着说:「当然了,谁都不希望这事儿发生在自己身上。」此君真是一语中的。

女儿,听妈妈说了这幺多,不知你有何感想。你也许会说:「如果两个人真的相爱,那性也就不成问题了吧。」那幺,我就要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:「如果一个男孩真的爱你,他真的想娶你,他肯定会尊重你爱护你的。因为爱的最高境界不是佔有,而是尊重和爱护。」

我的女儿,你应该明白,性不应该成为保全爱情的牺牲品,而应该是爱情的果实和结晶。

Related Posts